【银河平台金花】徐则臣:阅读的“竿子”撤了,影子还在

我很庆幸,在一个阅读氛围极为稀薄的环境里,在我刚刚对汉语之美和智慧之美有了敏感意识的年龄,读到了《围城》。每年我都要读两次,寒假一次,暑假一次,一直读到高中,小说中的很多章节可以大段大段地背诵下来。读有字书,也读无字书:看各种史实和资料,把案头工作做足;同时迈开腿,从书斋里走出来,走到旷野里,走到河边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