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何以至此?危机已潜伏数年,南亚旅游胜地前路茫茫

当地时间2022年7月9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大量抗议示威者占据总统官邸附近街道。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当地时间2022年7月9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大量抗议示威者占据总统官邸附近街道。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7月11日上午,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已通知总理维克勒马辛哈,正式宣布辞职。两天前的7月9日,数千名抗议者突破安全路障,冲击了总统府;同日深夜,大批抗议者纵火焚烧了总理府邸。维克拉马辛哈也已表示愿意辞职,以利于组建各党派参与的新政府。

据路透社10日报道,尽管斯里兰卡局势在9日总统府邸、总理府邸接连遭冲击后暂时恢复了平静,但抗议者仍强调,在现任总统、总理正式辞职前,他们将继续维持对总统府和总理府的占领,拒绝让步。

最终,拉贾帕克萨未能坚持原定13日辞职的计划,提前为自己2019年11月开启的总统任期画上句号。据路透社11日报道,斯里兰卡将在7月15日重新召开议会,新任总统将于7月20日被正式选出。

尽管如此,斯里兰卡的政治局面仍难言稳定。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11日报道指出,根据斯里兰卡宪法,总统拉贾帕克萨的辞职决定只有在他正式递交辞职信给议会议长时才会生效,然而这还未发生。另外,答应辞任总理一职的维克勒马辛哈也未正式离开总理岗位。谁可以在这一关键时刻取代他们,更是摆在斯里兰卡人民面前迫在眉睫的难题。

当地时间2022年7月9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示威者占据总统官邸。

当地时间2022年7月9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示威者占据总统官邸。

叠加而成的抗议“风暴”

斯里兰卡群众的日常生活和生计深受持续数月乃至数年的经济危机打击。数月来,斯里兰卡抗议者一直呼吁一度分别出任总统、总理的兄弟二人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与马欣达·拉贾帕克萨辞去职务。今年5月,马欣达在和平抗议者施压下已宣布辞去总理职位;两个月后,马欣达弟弟戈塔巴雅也宣布辞去总统职位。

BBC刊文指出,在批评者看来,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以及占据着政府多个重要职位的拉贾帕克萨家族成员需要为斯里兰卡“国家经济管理不善”负责,是戈塔巴雅乃至拉贾帕克萨家族导致“数月来食品、燃料和药品的短缺”。

经济危机已沉重打击了斯里兰卡,导致大批抗议者走上街头,高峰时刻抗议参与者达数十万人。据彭博社7月7日报道,斯里兰卡央行行长南达拉尔·维拉辛格(Nandalal Weerasinghe)警告称,已“破产”的斯里兰卡的通货膨胀率可能飙升至70%。7日,斯里兰卡中央银行将其基准常备借贷利率提高了100个基点,至15.5%,使今年的总加息幅度达到950个基点。

报道指出,斯里兰卡央行的上述决定的背景包括:货币低迷,外汇储备下降,以及消费价格指数在6月份上升到创纪录的54.6%等。

随着通货膨胀狂飙,斯里兰卡陷入食品、药物、燃料供应短缺,电力供应不得不进入“滚动式停供”模式。据新加坡《联合早报》7月6日报道,维克勒马辛哈说,斯里兰卡已经破产,这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将至少持续到2023年底。

这场经济危机让斯里兰卡政坛急剧洗牌,其背后是一场叠加着恐怖袭击、新冠疫情、旅游业萧条、农业转型失败、俄乌冲突等多场危机的“风暴”。

据BBC报道,斯里兰卡政府强调,经济危机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因为疫情基本扼杀了该国经济支柱、占最大外汇收入来源的旅游业。此外,2019年造成斯里兰卡数百人伤亡的连环恐怖袭击事件也让旅客对斯里兰卡望而生畏。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俄乌冲突对全球供应链造成冲击,加速了斯里兰卡经济下滑的趋势。

今年初,斯里兰卡就因外债过高陷入外汇储备不足的困境——这意味着该国难以进口煤炭、石油等生产生活的必需品。今年4月,斯里兰卡的7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2亿元)外债到期。5月18日,斯里兰卡央行行长维拉辛格承认,该国已发生主权债务违约。积累下来,斯里兰卡共欠有约510亿美元外债。

尽管斯里兰卡政府试图将经济危机的起因归咎于“天灾”,但分析指出,斯里兰卡本就面临复杂而深刻的外债难题,而政府政策失当和经济管理不善更是导致危机爆发的主要原因。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8日,斯里兰卡加勒,一名男子用挂锁固定他的空煤气罐。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8日,斯里兰卡加勒,一名男子用挂锁固定他的空煤气罐。

危机已潜伏数年

斯里兰卡眼下的经济危机有着更久远的背景。据BBC报道,2009年,斯里兰卡结束了长达24年的族群内战。此后,斯里兰卡转向更多地关注国内商品市场,而不是向国外出口商品。因此,斯里兰卡的进口费用不断增长,但出口收入偏低。近年来,斯里兰卡每年进口额超过其出口额约30亿美元,这让该国外汇消耗得很快。

BBC等西方媒体还将斯里兰卡的外债问题和来自中国的投资捆绑在一起,甚至批评涉华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没有用处”。但瑞典“一带一路”执行小组(BRIX)联合创始人侯赛因·阿斯卡里在《环球时报》上刊文指出,2009年内战结束后,斯里兰卡为重建进程而从国际债券市场获取高昂的借款,这些主权贷款恰恰大多来自西方的金融投资者。

斯里兰卡对外资源部数据也显示,2021年4月该国外债中,国际资本市场借款占47%,亚洲开发银行13%,中国10%,日本10%,世界银行9%, 印度2%,其他9%。中国绝非斯里兰卡的最大“债主”。

在经济上面对复杂的外部压力,斯里兰卡政府却未能采取合适的应对方案。戈塔巴雅2019年推出大幅减税政策,还废除了《2019年中央银行法案》,从而使政府可以不受阻碍地影响斯央行政策,包括印钞等货币政策。这本是为了兑现其竞选承诺,但却削弱了政府应对危机的能力。事后,各方对这一政策提出批评,财政部长萨布里还坦言,减税后每年损失的政府收入超过14亿美元。

外汇短缺在2021年初就已经是斯里兰卡迫在眉睫的难题,政府试图通过禁止进口化肥来限制外汇使用。当时,斯里兰卡还为这一农业政策赋予了“绿色转型”的美名,戈塔巴雅甚至于2021年5月任命了“打造绿色斯里兰卡,为气候变化提供可持续解决方案总统工作组”。

然而,斯里兰卡农民却发现,他们并没有办法有效率地使用政府建议购买的高价有机肥料,一些农民更放弃种地。斯里兰卡陷入广泛的作物歉收新困境,平民的日常生活进一步受到影响。斯里兰卡政府因此不得不从国外进口补充粮食储备,这进一步加剧了该国的外汇短缺。2021年11月,化肥禁令终于宣告取消,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22年3月一份报告称,该禁令还损害了斯里兰卡重要经济产品茶叶和橡胶出口,这是潜在的巨大损失。

讽刺的是,戈塔巴雅2019年11月上台时,以“斯里兰卡内战终结者”的形象标榜自己,向选民宣称自己是解决问题的答案。但在任上,他提供的似乎不是答案,而是更多的问题。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9日,斯里兰卡科伦坡,一名男子在搬运木料。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9日,斯里兰卡科伦坡,一名男子在搬运木料。

救命钱从哪里来?

毋庸置疑,斯里兰卡急需大量资金渡过难关,但这些钱从何而来是一大问题。

据《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目前,印度已向斯里兰卡提供了40亿美元的贷款,展现出“最坚定的赞助者”的形象。不过,这些援助贷款已于最近数月被斯里兰卡消耗殆尽。尽管印度官员强调他们会继续支持斯里兰卡,但尚不清楚印度还可以提供多少援助。

斯里兰卡也积极寻求世界各国的帮助。政府向世界各国派出代表团,寻求任何可能提供帮助的机构的帮助,这其中甚至包括卡塔尔的慈善机构。

斯里兰卡还接洽了俄罗斯总统普京方面,希望可以以信贷额度的方式购进燃料;5月,斯里兰卡通过总部位于迪拜的中介公司向俄罗斯购入了9万吨西伯利亚原油。目前,斯里兰卡的燃料短缺问题已陷入恶性循环:斯里兰卡欠下了高额燃料账单,迟迟不能还款又导致传统燃料供应商拒绝继续向该国出售燃料。

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密切关注斯里兰卡局势。七国集团(G7)成员国已表示将帮助斯里兰卡获得债务减免;美日印澳“四国机制”也称将向斯里兰卡提供援助。

据美媒《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0日向媒体表示,美国正在密切跟踪斯里兰卡的事态发展,敦促该国的政治领导人迅速“确定并实施解决方案”,以实现长期的经济稳定,并回应人民的不满。

美方表示,将向斯里兰卡提供数百万美元计的援助。美国还宣布向斯里兰卡中小型企业提供1.2亿美元的资助,特别是为遭受经济危机打击最沉重的人提供575万美元的人道救助等。美国也派出财政部和国务院高级官员组成的代表团访问斯里兰卡,以“广泛接触当地政界、经济界人士”,探讨“解决目前经济危机和筹划未来的可能性”。

布林肯强调,俄乌冲突影响了全球,可能“促成了斯里兰卡的危机”。然而,美国的经济政策实际上也是推动斯里兰卡危机爆发的环节之一。美联社5月报道曾指出,美联储加息对其他国家的经济发展造成了阻碍,影响遍及“斯里兰卡的店主”以及其他较贫穷国家的家庭。

《外交官》今年6月一篇文章也指出,美联储加息后,投资者往往会从被认为风险较大的资产中转移出来,将投资资金重新分配到“收益率更高”和“更安全”的美国市场中,这便会造成新兴市场的抛售现象。

6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提问说,6月28日,中国紧急人道主义援助斯里兰卡的首批粮食,即1000吨大米抵达科伦坡国际集装箱码头;今年4至5月间,中国政府宣布向斯提供共计5亿元人民币紧急人道主义援助;中国地方政府、企业、红十字会等纷纷施以援手,向斯人民提供多批次、多元化、惠民生的救助;中方承诺将向斯里兰卡提供粮食援助共1万吨大米,这能为斯全国9个省份、7900所学校、110万学生提供长达半年的学生餐支持。

面向未来,斯里兰卡显得前路茫茫。据《纽约时报》7月11日报道,虽然抗议活动的焦点是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的拉贾帕克萨家族的滥权行为,但示威者对更广泛的政治阶层的内斗同样感到失望。组织者希望行政部门的权力得到约束,希望政府有更多的问责和制衡机制。

科伦坡大学政治学教授贾亚德瓦·乌扬戈达对《纽约时报》说,由于严峻的经济危机,新领导人将很难兑现任何承诺。“整个政治阶层也失去了公众的信任,政治阶层和政治觉醒的公民之间存在着矛盾。除非这一矛盾得到建设性的解决,否则我们将继续面临动荡。”乌扬戈达说。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