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下的斯里兰卡民众:身处一个破产的国家,每天都有新的心碎

南亚岛国斯里兰卡以海滩、寺庙、美食闻名于世。可如今,这个被称为“印度洋上的明珠”的美丽国度,却深陷经济危机和政治动荡。

外汇几乎完全耗尽,燃料、食品、药品等长期短缺,物价持续飞涨。眼下,斯里兰卡正陷入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上周,该国宣布已经破产。

生存境遇每况愈下,斯里兰卡民众对政府的愤怒与日俱增。9日,成千上万的抗议者冲进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官邸,还放火烧了总理维克拉马辛哈的住宅。当地时间11日上午,斯里兰卡总统正式宣布辞职。

经济危机引发政治动荡,这个脆弱的国家,正在走向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未来。而在这里的人们也并不知道,他们已然苦不堪言的生活,还会跌至怎样的深渊。

图片

涌进斯里兰卡总统府的抗议人群。图源:NYT

比任何时候都艰难

五年前,发生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一次垃圾山坍塌事故,夺去了数十人的生命。住在附近一个用塑料布搭成的“房子”的桑顿·罗希塔是这场悲剧的幸存者。

尽管侥幸逃过一劫,但如今的罗希塔坦言,眼前的生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艰难。

吱吱作响的电梯、除了两把木椅和一张旧桌子外几乎没有家具的无窗两居室、脏兮兮的床垫……近年来,罗希塔和妻儿就生活在科伦坡东辛哈普拉区一栋12层楼高的老旧住宅中。

现年33岁的罗希塔,是一座办公大楼的清洁工。清扫楼层、清理下水道、倾倒垃圾是他每天的固定工作流程。

最近,由于科伦坡时常不定时地陷入长达数小时的停电中,罗希塔还要负责解救那些因为停电而被困在电梯里的人们。

以前,这份工作为罗希塔带来的,是每月30000斯里兰卡卢比(在3月货币贬值前,约合人民币1476元)的报酬,虽然微薄,但勉强度日。可在经济危机爆发后,他的工资降至每月约800元人民币。

图片

排队买燃油的斯里兰卡民众。图源:NYT

收入直降的同时,生活成本压力却骤升至新高度。“自今年年初以来,斯里兰卡的燃料价格上涨了五倍,大米、糖、鱼等食品价格也出现了创纪录的飙升。我儿子喜欢吃鱼,但现在我几乎已经买不起了。”罗希塔说。

此外,罗希塔一家也已经八个月没有使用燃气了。“我们在一个垃圾处理厂收集柴火,在一个狭小的露天空间里用柴火做饭。”罗希塔诉苦道,“上周,我拿着一个气瓶排了一整天的队,却依然没有把它加满”。

对于发生的一切,罗希塔坦言:“我无法承受我正在经历的悲伤,我很困惑,为什么这会发生在我的孩子和我们的国家身上。”

在不同窘境中挣扎

罗希塔不是孤单的存在。这个国家里的人们,正在各种各样的生活窘境中苦苦挣扎。

某种程度而言,燃料就是出租车司机的“生命”。但在斯里兰卡,已经没有足够的燃油供应。

“我必须在这里连续排队四天,才能在第五天领到燃油。现在,一升燃油的价格约为490斯里兰卡卢比(约合人民币9元)。”在科伦坡以开出租车维持生计的穆罕默德·贾弗里恩说,“即便我获得了燃油,现在也很少有人愿意掏钱乘坐出租车,挣钱对我来说,从未如此困难。”

燃料的短缺让更多的人们开始乘坐公共交通出行。但这俨然又是一场“噩梦”的开端。

图片

站在车厢外,搭乘火车的斯里兰卡民众。图源:BBC

“年轻人站在火车外,紧紧抓住铁栏杆,里面的人则在拥挤的车厢里喘着粗气。”英国广播公司(BBC)驻科伦坡记者安德鲁·菲德尔·费尔南多这样描写自己的所见。

由于出行受到极大影响,斯里兰卡医院里的重大手术也因故被推迟。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因为医生和护士要么是在加油站排长队,要么是在公共汽车上遭罪,或者是骑着自行车长途跋涉来工作,“一家治疗癌症的机构表示,它可能因员工难以按时出诊而面临停业的风险”。

尽管大部分医院仍在勉力继续运转,但药品短缺正在夺走更多人的生命。

在阿努拉德普勒,一名被蛇咬伤的16岁男孩的父亲跑遍了这座城市几乎所有的药店,但由于公立医院的抗毒血清已经用完,这个男孩不幸身亡;一名刚出生两天、患有黄疸的婴儿,在药物不足,且父母没来得及找到交通工具送她去医院时夭折;科伦坡城堡街医院的医生表示,他们的医院现在已完全依赖捐赠获取药物和设备,而越来越多患者的生命因此处于危险中……

这还是一场从宏观层面蔓延到微观层面的危机。据BBC报道,目前,大多数斯里兰卡儿童被迫以几乎不含蛋白质的饮食为生。“我甚至买不起饼干或是牛奶。”34岁的母亲萨娜在为她三个年幼孩子的未来焦虑。

“深夜停电,买不到生活必需品,没有充足的食物,没法给父母找到维持生命的药品……上周,一个母亲带着她的两个孩子投河自尽。”生活在科伦坡的BBC记者费尔南多感慨,“每一天,都有新的心碎。”

经济危机、政治动荡、社会困境……分析人士认为,斯里兰卡这场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危机源于长期经济管理不善,造成财政和经常账户双重赤字,并最终在一系列内外部因素共同作用下被引爆。

图片

谁也无法断言,斯里兰卡的未来会走向何处。图源:BBC

“这是迄今为止所见过的最糟糕的情况,我们没有出路。”和许多斯里兰卡人一样,50岁的单亲妈妈珊蒂,对未来感到恐惧。9日这天,她加入到抗议活动的队伍中。

“我们需要恢复和平,我们需要恢复生活,”珊蒂说,她希望她的国家有一天能恢复正常。“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的孩子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